惹不起高房價 躲得起嗎?一個打工族的無奈

MyGo
分享:
瀏覽數 :  9

惹不起高房價 躲得起嗎?一個打工族的無奈

【MyGoNews編輯部/綜合報導】中國證券時報在2010年8月初,報導了一則中國民眾對抗高房價的無奈,一則簡單的故事,敘述著一個民眾面對國房價高漲的無奈,這份報導寫道,在深圳工作生活了4年的杜曉(化名)最近幾天碰到了一件煩心事:租住了幾年的房子,前幾天房東過來支支吾吾,說是「現在物價漲得厲害,房租也要漲了。」杜曉最煩就是別人「趁火打劫」,看到房東拿一些「爛理由」要求漲房租,他索性退掉了原來的房子,打算再租一套。可是,杜曉的算盤可能打錯了。找了幾天的房子,他猛然發覺,深圳的房租確實漲得厲害!

杜曉是2006年初,扛著大包小包來到深圳的。他清楚地記得,剛到深圳羅湖火車站時,面對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高樓林立的街道,杜曉當時豪情滿懷地在內心裡吶喊:「深圳,我來了!3年之內,我一定要在深圳買一套房子,把爸媽接過來過春節!」

這個世界上的事情,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。杜曉找到工作後的兩個月就發現,深圳的錢也不好賺。傳言中「深圳是淘金者的天堂說法」,可能早已經是過去式了!更要命的是,就在杜曉來深圳的2006年起,房價開始蹭蹭地往上躥。
 


當初1萬元1個平方米的房價,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天價了。可是,對於深圳的房價來說,似乎沒有最高,只有更高。2006年之後,深圳的很多房子,包括關外,都突破1萬了,最高時均價還超過2萬。工資增長的速度似乎永遠都趕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。看著微薄的工資,杜曉心中滿懷「居者有其屋」的壯志豪情,突然之間遭到了兜頭一盆冷水!

打那以後,即使在金融危機爆發的2008年,杜曉都沒有動過買房的念頭了。因為對於杜曉這樣的工薪階層來說,房價確實太高了。杜曉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:「咱就不買房了!瞧那高房價,咱惹不起,難道還躲不起不?」

可是,就像當年「華北之大,也容不下一張書桌」一樣。杜曉如此「卑微」的願望,可能在深圳也無法實現。2年前,杜曉東找西找,在深圳南山的一個房齡超過10年的小區找了一個兩居室,月租金是1300元。杜曉又找來了一對小兩口合租,小兩口住大點的房間,房租攤出700元,杜曉出600元。

當時,杜曉月薪在4000左右,600元的房租完全可以承受得起。但好景不長,半年之後,房子的主人就硬是將月租提高到了1600元。儘管當時杜曉的工資也有所提高,房租的提價對其影響不算很大,但從內心裡他還是很不舒服。

今年4月,中國政府為了壓抑飆漲房價,祭出了宏關調控的地產新政,房地產市場的成交量下來了,買房的人少了,房租跟著漲起來了。就在前幾天,杜曉房子1年的租期又要到了。房東以試探的口氣得知杜曉還想續租下去後,提出要將房子月租提高到2000元。
 


對此,杜曉氣得當場就把房東臭罵一通,一口氣將房子退掉。杜曉又開始四下找新的房子租,每當找房子的時候,他都想「要是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就好了」。找了一圈後,杜曉發現附近的房子房租都漲價了,惹不起高房價的杜曉最終還是沒能躲過房租的漲價,被迫向高房租屈服,最終還是以比以前高的房租租了個差不多的房子。

杜曉很多時候甚至覺得,像他這樣的打工者,與其在深圳苦苦打拼,卻連個房子都租不起,還不如回老家找一份工作。靠著父母的幫助買套房子,然後結婚生子,人生一輩子雖然沒有大風大浪,倒也安穩舒適。每每有這種念頭的時候,杜曉就懷疑當初自己南下的正確性。

然後,每當晚上坐著公車在深圳的大街小巷穿行,望著萬家燈火和來來往往的車輛,以及坐在私家車裡面穿著光鮮的人們,杜曉就陡然間有了一種不服輸的豪邁:「別人能在深圳混到有房有車,我為什麼就不能?我又不比別人差!」

杜曉有無數的理想。和大多數他的同齡人一樣,他們年輕,有勇氣,肯吃苦,但面對高居不下的房價,如今又面對上漲的房租,這些80年代後一代心中時常有一個大的問號:「夢想何時能照進現實?」

杜曉還是和往常一樣上下班。所不同的是,經歷了這次房租上漲事件後,他對人生突然生起幾許悲涼氣息來。前方的路還很長,他還是會一如既往地走下去。懷抱夢想,即使夢想經常像肥皂泡一樣經不起一點的風吹浪打。
 

分享:
關於記者 MyGo

相關文章: